戏言少女

黑历史制造机

难以入眠


●PSYCHO-PASS
●狡啮慎也X宜野座伸元

厚生省的夏季地表温度达到最高时,宜野座伸元的睡眠质量创下了历史新低。

整个一系都知道宜野座是爱操心的命,失眠和胃疼对他来说是天生具备的被动技能,尽管有着与职业相符合的体格,内里依旧是一个敏感又容易紊乱的系统,一旦碰到不顺心的突发情况,就会像在肚子里打了一个死结,搅得呼吸都不能流畅。
在接到上级发来的新人简历后,宜野座的担心程度日趋加剧。无可挑剔的学历和实习成绩,足够清澈的色相。年轻的女性监视官即将加入成为自己的同僚,虽然无法断言是否中用,但多少能为自己减轻一些负担。这本该是件好事,却让宜野座陷入了持续而长久的失眠当中。
他相当放心不下狡啮慎也。...

草莓之夜

◆刀剑乱舞
◆石切丸X笑面青江
◆现世paro

说起来自己确实是这种性格,相比起同龄人要更加稳重这种说法,不如说是因为自己本身就非常讨厌做事后会感到后悔的事。当然这世上很少有人会喜欢后悔的体验,自己缺少的大概是敢于冒险的勇气。
说到底都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人还谈什么稳重,回顾起来都是摸着石头过河一般如履薄冰的成长经历,上一次这样冲动的经历已经能追溯到学生时期了。
这样的,原始的,从身体最深处发出的冲动。
石切丸回头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长发青年,捂着脸发出长长的叹息。

本该是一个和从前没有差别,同样枯燥无味的日子。
夏至的到来,收起了厚重的大衣和皮靴,不用每天搓着手呵气在站台前来回跺脚,取而代之的是地铁里不...

没有什么意义的准备了一点甜点,就当完成自己没能在上一篇文中犯罪的心愿吧…
算是顶风作案了吧这是…
评论自取…希望大家低调出行…
就…感谢小可爱们一直观看自己写的东西吧…
然后有意见和建议的小可爱们也欢迎运用评论和私信功能。
谢谢(´°̥̥̥̥̥̥̥̥ω°̥̥̥̥̥̥̥̥`)。

渇き(九)


◆刀剑乱舞
◆烛台切光忠X大俱利伽罗
◆现pa设定含年龄操作

等到大俱利伽罗揉着肿胀的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阳光被阻挡在窗帘背后仿佛即将倾泻进来一般,夏日的热浪和蝉鸣在耳边环绕着刺激着没能清醒过来的大脑。
光脚踩在地板上的冰凉让大俱利觉得舒服了一些,推开房门走下楼,家里安静的和往常一样。餐桌上还摆着昨晚留下的一片狼藉的光景,东倒西歪的啤酒罐滴下的液体在桌布上聚成一小团黄色干枯的痕迹,空瘪的饼干袋,以及烛台切光忠没有拿走的外套被随手搭在椅背上。
大俱利走过去拿下外套,过长的衣摆就这样一路拖着上了楼梯来到大俱利的房间。
现在是正午十二点三十分,烛台切的飞机已经起飞到大洋的上空。

啊小俱利,...

渇き(八)


◆刀剑乱舞
◆烛台切光忠X大俱利伽罗
◆现pa设定含年龄操作

普通来说,大学毕业的庆祝应该是以同学为主要群体的,再加上要远赴海外留学,烛台切光忠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饯别会是在大俱利伽罗家中举行的。
发起人鹤丸国永在餐桌上放下一罐又一罐的啤酒,正儿八经的料理却什么都没有,甚至是大俱利的袋装小饼干都被他吃的干干净净。
烛台切捧着啤酒听着鹤丸有一句没一句的发言,像是“珍惜青春”“年轻人就要多出去闯闯”之类的话被他翻来覆去讲了好几次。还没能消化这些对方又开始讲述起自己的旅行故事,像是坐在正面临风雨夹击的船上,烛台切感觉自己的大脑被海浪撞的左摇右晃。
鹤丸先生,你还好吗?烛台切试图拿走鹤丸手里的酒杯,手却被对方...

存档点

◆刀剑乱舞
◆大俱利伽罗X鹤丸国永
◆现世paro
  
       鹤丸国永很讨厌带新人。入社5年靠着自己的努力和智商始终保持着营销一课业绩第一的位置,即使偶尔出现水逆一般难以解决的局势也能够凭借运气加成将问题处理的妥妥当当。所以总是保持着微笑和游刃有余的态度的自己无可厚非的得到了几乎全公司同僚的宠爱。毋庸置疑,因为自己值得这些,并且天生如此。
      所以当上司把新录进的后辈大俱利伽罗交给自己时,除了“拖后腿”这三个大字以外,从这位这态度目中无人的后辈脸上自己再也...

完全过激手册


▼刀剑乱舞
▼伊达组
▼现世paro人设崩坏
▼黄暴低俗硬汉风不推荐未成年人观看

4月27日
东窗事发了。
大俱利伽罗并不是怕死,但看着自己每天叫大哥,西装革履总是将皮鞋擦的光亮的男人被对方用武士刀贯穿了小腿时,喷薄而出的血液混着铁锈的腥味还是让大脑原本紧绷的神经断了线。过度刺激的画面以至于连确认对方的脸都没来得及,同样西装打扮的一行人已经潇潇洒洒的启动没有车牌的越野车,在冷清的巷子里将车灯打的通亮。
已经忘了是什么时候进入这个组织。似乎是个有头有脸的黑道,地盘够大势力也涵盖整个地区。这样的自己不过是组织这个金字塔里底端的底端,每天所做的也不过是跟着这个上头分给自己的大哥跑腿。没有出入过声色场所,见过被...

渇き(七)


◆刀剑乱舞
◆烛台切光忠X大俱利伽罗
◆现pa设定含年龄操作

比起烛台切光忠这边的留学计划,对面大俱利伽罗家倒是更早有了动静。早晨慢跑回来的烛台切在家门口观望着搬家公司的人员来来回回走动着,从货车上卸下一个接一个的纸箱。
从旁边的银灰色跑车走出的青年摘下墨镜,像是早于自己熟识一般自然的伸出手做出握手的邀请,早上好啊。
烛台切只愣了片刻便伸出手回应对方,您好。
白发的青年并不急着自我介绍,反而保持着握手的姿势走到烛台切身边与他并排站立,仿佛自己并不是新来的人物一样隔岸观火的看着忙碌的人员们一个接一个走进大俱利家中。
这一带环境不错吧?离地铁也很近呢。
没料到会被对方抛出提问,烛台切含糊的笑了笑没有作答。手上...

渇き(六)


◆刀剑乱舞
◆烛台切光忠X大俱利伽罗
◆现pa设定含年龄操作

第一次到达大俱利伽罗的家里便是以这种强盗一样的方式,烛台切光忠反手将门锁上。
普通的家庭,没有奇特的装潢也说不上让人觉得舒服,过于安静的气氛就像这里谁都不曾生活过一样。对强盗的来说就是闯了空门也丝毫没有侥幸的快感。
烛台切杵在玄关,面前的大俱利则用头顶对着自己一如既往的默不作声。像是因为害怕而颤抖起来的肩膀却没有拒绝的意味,更像是在责怪自己不该这样自作主张。

你在生气吗?对方只是摇了摇头。
那你在哭吗。烛台切半跪着将视线和对方平行,得到的却是大俱利扭过头的不配合。
你想怎么样…伸手牵住对方的手腕,细的只用食指和拇指便能环住的弧度被自己发烫的...

渇き(五)


◆刀剑乱舞
◆烛台切光忠X大俱利伽罗
◆现pa设定含年龄操作

关系陷入了瓶颈期,与其说难以突破,不如说就如同冬天遇到的道路上冻结的水滩一样,烛台切光忠向来是绕着走的。
明明不是自己的错——撇开前期的种种行径,最后主动吻上来的的确是大俱利伽罗。如果只是出于对一个性格别扭的少年的好奇,现在便是收手的最好时期,说到底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有向他出手的打算。
这已经过界了,姑且算得上是朋友的两个人发生的行为已经上升到了必须反思的地步了。烛台切呆坐在自己房间里,对着地板上放着的,那天被落荒而逃的大俱利丢下的书,忍不住叹气。并不是对少年的内疚,更多的是对自己失常行为的懊悔。
无论怎么开脱,先靠过去的都是自己。

和大俱...

© 戏言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